歡迎訪問國投甘肅小三峽發電有限公司!

365_30px;
1600_270px;

語絲美文

首頁 > 語絲美文 > 語絲美文

語絲美文

過 年

編輯: 更新于:2011-1-28 閱讀:

  又到過年的時候了,舉國歡慶的節日,在我心里卻有種惆悵和失落。習慣了每年回家和父母團聚,這兩年父母先后離開了我們,去哪里過年?怎么過年?突然間變得沒有了頭緒。小時候過年的情景浮現在眼前,每逢佳節倍思親。看著節日的氣氛越來越濃,觸景生情。

  記憶中小時候過年的準備工作從臘八以后就開始了。家家戶戶陸續開始殺豬。殺豬是件大事情,好幾家人湊在一起,今天你家的,明天我家的,等到大家都收拾利索也就到年二十了。殺豬是大人的事情,我們小孩子就是跑腿的,拿個盆、取個碗的,最辛苦的就是拔毛,豬鬃能賣點錢,這就是大人賞賜給我們小孩子的零花錢了。聽話的孩子還能得到一個尿泡,拿水沖洗一下,吹上氣,不停的在地上揉搓,再吹氣再揉,最后能變成籃球那么大,拿根細繩子扎上,一幫孩子當皮球踢來踢去,鞋子褲子被糊得油乎乎的也不在乎,這是殺豬帶給孩子最大的樂趣了。父親曾經是村子上為數不多的殺豬匠,聽母親說殺好一頭豬匠人可以得到豬尾巴。因為家里孩子多,生活的壓力迫使父親掌握了多門手藝,即便是大家日子都不好過的時候我們也不至于挨餓受冷。忙到下午的時候,血面和酸菜炒肉也就做好了,我們的任務就是請親戚朋友來家里吃飯,來不了的還要拿碗拿盆端過去。記憶中有的人家過年沒有豬,后來人們的生活逐漸改善,家家都養豬了,有的人家還不止一頭,但是殺豬的時候請人吃飯的習慣仍然得到延續,現在想起來心里仍然回蕩著一種濃濃的鄉情。

  臘月二十三就是小年,小年在我家意味著兩重含義,老大的生日就是小年這一天。家里雖然沒有特意為哪個孩子過生日的習慣,但在我們小一些的孩子心里還是覺得老大獨享了過生日的特權,因為每到這個時候母親都會反復的嘮叨“今天是你大哥的生日”。一大早母親就會和面做灶干糧,據說是專門為灶神出門做的干糧,因為這一天灶神要上天去。灶干糧做的小小的像花卷一樣,里面加上糖,姜黃,苦豆子,放在鐵板上,上面蓋上一個大鍋,上下加火烘烤出來,香甜酥口,倒是覺得那是老家自制的餅干了。到晚上的時候,給灶神貼上新的對聯,年年都是同一句話“上天言善事,下界保平安”,據說灶神就是一家之主,小年這一天就回到玉皇大帝那里把這家人一年的所作所為向玉皇大帝做回報,類似于我們每年做的工作總結一樣。灶干糧做得又甜又酥是希望灶神匯報的時候盡可能說好的,不好的就別說了。晚飯后把做好的灶干糧供奉在灶王面前,燒香磕頭,燃放鞭炮送灶神上天,小年就算過完了。

  過完小年最忙的當屬家里的女人們,老家過年的習慣是把肉做成腌缸肉,一是人們習慣這樣的吃法,最重要的是做成這樣便于長期儲存。也會有很多人來幫忙。我常常幫母親磨刀,受“只要功夫深,鐵杵磨成針”的啟發,我磨刀格外下工夫,磨出來的刀更是鋒利。母親要把所有的肉切成肉丁,然后炒了裝進壇子里儲存起來。快炒熟的時候我們總是圍在鍋灶跟前,母親會給我們一人一小碗炒好的肉臊子。這么多年過去了,總也找不到那種滋味,回想起來就流口水。母親一直要忙到年跟前,除此之外還要蒸饅頭,做燴菜,直到這些都做完了,過年的時候就不動廚具了。老家過年的習慣就是這樣,提前做好所有的準備工作,過年的時候婦女們不動廚具,不動針線。據說是過年的時候動廚具和針線都是不吉利的,現在回想一下,或許是因為婦女們辛苦了一年,過年的時候就輕松過年別再辛苦了的意思吧。

  臘月二十三到年三十之間,會找一個天氣晴好的日子進行大掃除,家里能搬動的東西都搬到院子里,逐個進行清掃,每年這時候總是能找到一些曾經消失的東西出來。掃除是辛苦的工作,不但要清除一年積攢的垃圾,還要把能洗的床單被罩都洗了。父親抽得是旱煙,每天晚上總會和幾個長輩在家里抽煙喝茶寒暄上一陣,天長日久房梁和墻面上就有大量的煙塵,拿笤帚一掃,煙塵就直往鼻子里鉆,讓人幾乎窒息的感覺。小時候家里的窗戶是木質的小格子,貼上白紙和窗花,由于風沙大,每個窗格之間都是細細的沙子,需要把這些沙子都清理掉,扯下原來的窗紙和窗花,貼上新買的窗紙。這樣的工作全家動員也得一整天才能做完。

  馬上就到過年的時候了,準備過年的新衣服是最讓人期待的。家里孩子多,長的又快,一般都是老大的衣服給老二穿,老二的衣服給老三穿,除非衣服破了接不上茬才會破例給小一些的專門做新衣服。我是家里的老小,印象中幾乎沒有穿過新衣服,有一年可能是接不上茬了給我做了一件新衣服,好大好大,我穿上跟袍子一樣,樣子很難看,母親當時的想法是做大一些,來年我長大了還能繼續穿。我當時沒有明白這個道理,只是覺得是母親和做衣服的大姐故意讓我出丑,死活不愿意穿那個袍子衣服,氣的母親說我不是她生的,是從垃圾堆里撿來的,還在上小學的我甚至真的相信我的來歷正如母親所說的那樣。

  轉眼到了年三十了,期待很久的年三十終于來了,家家戶戶貼上了新對聯,過年的氣氛驟然濃烈起來。北方人家年三十多數會吃餃子,我們老家的傳統是吃寬心面(也就是手搟的長面),就是說讓人們忘記一年的辛苦,寬心過年。父親說年三十之前人們一般都會把外賬收回來,把借給別人的東西也要回來,同時想盡辦法把賒欠別人的東西也在年三十這一天都還了。吃完晚飯孩子們就會穿上過年的新衣服,那種感覺是幸福甜蜜的,大家相互比較誰的衣服好看,孩子們在院子里跑來跑去,體會著穿新衣過年的幸福。到晚上的時候,家族里所有的男人就會集體去燒紙祭祖先,祭祖回來給家譜上香磕頭,然后就是小輩給長輩拜年磕頭,給誰磕頭必須得說清楚,否則可能就白磕頭了。我們家族人多,我這一輩的男孩子就11個,我又是最小的,自然是磕頭最多的一個了。拜年的程序完了就給長輩們敬酒,能喝的開始猜拳喝酒,喝個盡興后各回各家。農村那時候沒有電視,但是大家都不急于睡覺,傻傻的坐著也行,據說是“熬歲”,誰熬得時間久,誰就能長壽。

  第二天開始就是為期三天的正式過年了,往往都是家族的男人集合在一起,家里有長輩有老人的,挨家挨戶去拜年磕頭,有時候在路上會碰到其他家族的人,合并到一起去拜年。房子小一些的人家小孩子進不了客廳就在院子里磕頭了。磕完頭老人們會拿一些糖果給大家吃。記得有一年去一個長輩家拜年,去得早了些,人又多,他們家還沒來得及準備,弄得有點措手不及。歲數最大的給了一個棗子,小一些的給一顆糖,挨到我們就只有一粒大豆了。過年的時候孩子們都穿著新衣服,口袋大些的能裝下更多的糖果,這樣的衣服自然是最好的。初一一整天都是這樣度過的。初二開始走動外地的親戚,嫁出去的姑娘開始回娘家探親。我們家最遠的親戚就屬二姐了,二姐嫁到離家50公里遠的地方了,一年到頭很少能回家,只有到過年的時候我們去看她或者她來看我們,多數都是我們去。由于路途遠,一般都是坐驢車走,需要一整天的時間才能到。這些年交通方便了,這點距離也就是一個小時就能到,想起來小時候看二姐,真有把二姐嫁到國外一樣的感覺。

  初五這一天比較特殊,可能是取了“出窩”的諧音,人們從這天開始由家族式的活動轉向集體活動。村子里會組織把大鼓拿出來敲上半天,叫做“趕五窮”。還要把村里的牲畜都集合起來趕著跑一圈,后面幾個小子拿著鞭炮嚇的牲畜到處跑,有的人甚至在牲畜尾巴上掛上一串鞭炮,點著后效果更好。初五開始村里的社火隊就算正式籌劃了。印象中,老家過去好像沒有把正月十五叫“元宵節”,都是叫“正月十五”,過這個節就叫“過十五”。老家素有“小年大十五”之說。把正月十五“凌駕”于春節之上,可見人們對正月十五的重視程度很高。在春節和正月十五之間,濃濃的節日氣氛籠罩著村子。社火、燈會、唱大戲等等活動豐富多彩,人們不再像過年那樣忙忙碌碌,他們悠閑自得地扶老攜幼,走街串巷,賞花燈,觀社火,看大戲,大人小孩、男男女女臉上都掛滿了笑容。比之過年,人們的心情更加放松,有更多的休閑和娛樂的時間機會。社火門類繁多,主要的就有舞獅、高蹺、旱船、秧歌、耍龍等。在多年的社火活動中,逐漸形成了自己的社火特色。社火隊一方面在人口比較集中的地方為村民進行表演,另一方面走街串巷為大家拜年。要是誰家在門口燃放鞭炮,就表示了接社火的意向,社火隊就必須進去給主人家表演。接受了社火隊表演拜年的主人給社火隊的報酬叫“上布施”,數額多少不限,稱為“隨心布施”。一般來說,為了感謝他們的精彩表演,也為了圖個吉利,再小氣的人這時候也舍得花錢,有的人家還準備了好酒好煙、茶水飲料熱情款待社火隊。社火隊表演的時候一般會中途停下來兩三次,隊里有專門現編現唱的能人高手,根據這家人編一段七字押韻的小曲大聲唱出來,算是對主人來年生活的祝福,當然對一些懶漢之類的也少不了鞭策和鼓勵,詼諧幽默中彰顯著才藝。家庭條件好一些的人家,會在社火隊當天表演完后請所有的表演者去他家做客,一是答謝,二是圖個喜慶。

  雖說整個正月都是年,實際上過完十五,年就算過完了,人們陸續開始為來年的春耕做準備,一年的辛苦又開始了……就這樣年復一年,如今,老家的生活條件今非昔比,但過年的風俗依然如故。年節里多了的,是豐富的吃穿用品,少了的,是父母的容顏。由斯,我的春節里也多了一份哀思。 

 大峽發電部  趙國勝

上篇:

下篇:

北京pk10心水论坛